记录点生活

病毒青年儿

© 病毒青年儿 | Powered by LOFTER

感冒

昨晚开始高烧 下晚自习直接躺被窝里开始剧烈头痛 浑身不自在 好像还一个劲的呻吟(捂脸) 今天去校医院才知道烧到39度 又做血常规又打吊瓶的 期间做血常规的大夫看了看我的化验单问我多少岁了 我说19 他接着哎~ 还啧啧啧 尼玛 吓坏我了好么 我一个大好青年 不嫖又不吸毒 虽然偶尔干一干催吐这种事 但不可能得什么绝症吧 然后啥都没说 我也啥都不敢问 去了内科接着看病 就是病毒感染导致发烧 才知道那大夫尼玛是在用舌头剔牙才啧啧啧 然后开了个巨大瓶的盐水开点 自己高冷得去了校医院没人陪只能左手打字上微信勾搭别人 不知是午睡时间还是人家不想理我 回复甚少 
昨晚有个小群里的朋友z一直呼我 说实话我虽然很难受但还是上微信溜了一圈 可我没搭理她 是存心不想搭理 今天矫情的发了张输液照在小群 结果她就问了句烧退了没 虽然感觉一句就够了 但我心里还是有点难受 是的 我就是这么贱 刚才看到z在朋友圈发阳光自拍 内心更顿时几只草泥马在奔腾 其实我是觉得和z关系进展的太快了 不是不想再联系 而是每天都混一起难免有审美疲劳 而且我又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 不能长期和一个人相处 
说会输液 输完液我叫那个护士给拔针(打吊瓶在一个休息室) 喊了几嗓子没人搭理 无奈之下 高冷的我只好请陪人打吊瓶来的同学求助 有点滖 因为我是那种迷路都不会问路的人 其实差点自己拔针了
和z的关系要好好处理下了 发现俞来的矫情 看来我真是贱人 2014.05.1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