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点生活

病毒青年儿

© 病毒青年儿 |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去参加了一个同族学长的募捐活动 恶性肌肉肿瘤 前阵还从人口中听说他病情好多了 今天又得知肿瘤扩散到了大脑 因为这位学长在校期间又是学院学生会主席又刚当上优秀毕业生 所以学校给弄得这么大的募捐活动 看了他的好几段视频 其实没有更多的了解 因为和他的接触也不多 私下对他的评价就是很会来事 (我承认 我觉得他有点假 因为我比较对这种人不喜欢) 大家出去玩过就碰到一回 今天听闻是去年三月份确诊的 那时是六月份 也就是说他自己已经知道了 却真是一点都没有流露出让人怜惜 自己痛哭那种drama 只是委婉的说自己不能喝酒通宵 当时心里想这人太差劲了 装什么 现在却后悔当初的想法
活动到一半的时候我又不禁联想到了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 我又会怎样面对 这不是我第一次想过死亡这话题了 我的死亡观比较奇特 按别人的说法就是傻逼 我觉得自己欠父母的太多了 如果没有机会还了 那我肯定会先停止索取 我可能会自己躲到一个地方 慢慢死去 让自己自生自灭 或者买一点安乐死让自己舒服一点的离去 可能是我没到大难临头 所以在这装个好汉 到时候比谁都像怂逼一样贪生怕死 希望没有这个到时候
漫漫的课程设计也开始了 什么都不会 所以去了也是消磨时间 抓紧学习 最后还是希望那个学长可以度过这次的难关 自己的内心也真的像外面表现得一样那么乐观(病后每次见他都会那么灿烂的笑) 加油! 2014.06.03 23:05

评论